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一百十二节帝之下都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一百十二节帝之下都营养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十二节 帝之下都17

朱华睡得并不踏实。事实上,她能睡着完全是因为她是术士。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根本没办法睡。她的伤势真的很重,每一口呼吸都像吸入烧红的火炭一样刺痛。

不过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陆五缩在对面的角落里睡着。

陆五将背包当枕头,躺在雪里面。雪其实很松软,只要它没有融化变成水渗透进纤维里面,卧雪其实是一件相当舒服的事情。

可惜的是,人类终究是有温度的生物。在人体边上,雪总会融化的,哪怕你真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更多相关文章:地税局行政服务中心地税窗口负县地税局第一季度工作总结2011年县地税局第一季度工作总结地税局党总支先进事迹材料地税窗口述职报告地税局长在2011年全市地税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地税局职工学习付建国事迹心得体会地税局税收执法督察工作总结地税局学习付建国同志先进事迹心得体会地税局书记在党风廉政建设与青年思想政治会议讲话地税局职这让电力行业业绩三季度持续增长有了保证。工学习付建国同志先进事迹心得体会2011年地税局党组书记在三八妇女节致辞讲话2010年州地税局公务员教育培训工作总结地税局春训会主题报告法规和有关政策的避免直接接触,人类的呼吸会带出部分体温,让周围气温升高。

陆五的衣服有防水层——这是考虑到有可能要攀爬雪山。这让这个问题稍微显得简单一点,但是他没有随身戴着手套,衣服也不是上下连体的。迟早,雪水会渗透进他衣服里面,让他狼狈不堪。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她抬头看着顶部的雪层,上头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此时外面还有活着的冥月术士,他就应该过来找人了才对。是的,普通的人很难把目光穿透厚厚的雪层,寻找失踪的同伴。他们必须依靠一些特别的设备才能做到。但是术士们无需这么麻烦。无需太过分复杂的手段,只需要用第七律魔力不停的释放心灵信号就可以,最差劲的术士也做得到。

如果同伴有感应,就能建立心灵链接,彼此通讯,后面一切就简单了。

一共六个人,她杀了一个,其他的四个人应该同样已经死了。当然这一点也不值得奇怪,对手是一个第一律术士,而且在辉月阵营中也被认为极其善战。和这样的对手交锋,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陆五这边的情况也显然好不到哪里去。如果琥珀还活着,或者说琥珀还有余力的话,她也肯定会过来找人。陆五显然是她很重要的助手。第一律术士找人那就轻松得多了。传说那些术士拥有的奇妙手段根本不是普通术士可以想象的。事实上,假如在外面的人是没有受伤的朱华,她也有大票手段找到下面的陆五。

所以,他们两个人应该已经被遗忘了。

陆五还有一个同伴。但是冥月术士们已经做过功课,所以确定对方是一个叫做汤玛士的土著,对什么事情都一无所知。当然这也很正常,让汤玛士混进来,可以有效的混淆视听。反正他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他们选择的营地来看,朱华确信汤玛士并没有被波及。但是这毫无意义。因为靠着汤玛士一个人是无法提供有效救援的。事实上,按照她的估计,汤玛士如果真的组织起人手过来救援的话,起码要二十天的时间。这还是他意志坚定,确信同伴会或者等他的前提下。

可是陆五身上没有携带通讯器材,没有这种东西的话,汤玛士怎么可能有那样的信心,确信同伴一直活着呢?无论是雪崩,亦或者是山崩,在这个世界的概念里都是极大的灾难,非人力所能对抗。

当然朱华还有最后一个希望,或者说正是因为有最后一点的微小的希望,她才坚持下来。

“时间过了多久了?”她问道。在刚才抬头观察头顶的时候,她就注意到陆五已经醒过来了。可能是冰冷的雪水渗进了他衣服里面,可能是睡得不安稳,也可能大学生珍惜同学情谊是她刚才无意中发出了一点动静惊醒了陆五。

“已经是上午了吧?”陆五站起来,稍微舒展了一下筋骨,顺带掏出看了一下。

他记得很清楚,昨天是傍晚的时候离开营地的,却遇到了那场混战。到现在居然已经过了整整一夜。整整一夜,汤玛士倒也罢了,他根本什么都不自动。而琥珀没有半点过来搜集的意思,这似乎预示着什么。

当然陆五并不相信琥珀会死,但是她很可能受伤。之前陆五就知道,琥珀的这种状态其实是一种弱化,她没办法使用药物或者治疗手段来治疗自己,受伤的状态下很容易陷入昏睡,要等到伤势自然恢复才能醒过来。

“你精神也好了许多。”陆五坐下来,面对着冥月术士。他沉默了一段时间,但是实在太安静了,以至于你本能的想要没话找话说。

“你是哪里来的身份证?”陆五突然问了这个问题。“那个东西……”他可不觉得这些术士们可以潜伏数十年,以至于拥有完整严密的身份。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情况的话,这个世界绝不是它现在这个样子才对。

“假的。”朱华淡淡的回答道。“委托专人做的。”她想起自己之前制作假身份证所面临的各种困难。其中好多粗制滥造,甚至有人收钱不办事。可惜的是,这些骗人本来要骗的是没有力量的普通人,那种知道被骗也难以报复的普通人,而不是心狠手辣的,而且拥有致命力量的术士。最后这一家倒是真的提供了精致的身份证。

“能用?”

“很多地方不能用,”朱华回答。“但是也有一些地方能用。”

“你在这个世界过得好不好?”陆五很清楚,琥珀能这么顺利的混进来,完全是因为她遇到了陆五。是陆五的配合让她学会了本地语言,初步了解的这个世界和社会。但是面前这一位是怎么做到的呢?从她刚才说话的汉语来说,虽然不能说非常完美,却也完全可以冒充中国人没问题了。

“一个奇妙的世界。”说到这个,朱华忍不住露出了一个骄傲的神色。她来地球是偶然,是一个骗局。没人指望她能做出什么成绩,甚至没人指望她能活下来。可是她还是活下来了,而且活的很好。虽然找到琥珀的不是她,但是她相信那只是一个偶然,假以时日,她肯定能找到目标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她先来一步并且做好各种准备。她确信那些后面来的废物会把事情彻底搞砸——他们犯下的愚蠢错误远不止一个两个。

“很不错,是吗?”

“广阔无垠的世界……呵呵……当然也许这只是幻想,只是尚没有观测手段来证明这个世界的尽头在哪里。”朱华笑了一下。其实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可取之处,问题是她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个世界上细致挖掘。“倒是你……我不懂为什么琥珀会带上你。”

虽然陆五用事实证明了他很有才能,但执行这种任务的话,显然还是术士更加合适一些。

如果自己不是一个术士的话,就算是朱华也相信自己很难在这种完全陌生的环境下活下去。也许可以,但是那需要很长时间,甚至可能要付出很多的代价。

“带上我?”陆五不解。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朱华说道。“没有第一律术士,你怎么可能来这里?”

“我本来就是这里的人。”陆五倒是有些奇怪,但是马上就明白了。

“你是这里的人?”朱华看着对方。突然之间,她隐约记得父亲似乎这么提到过。没有专门说起,但是有一点暗示。“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一切问题都烟消云散。如果陆五是地球人,那么所有的疑问都不是疑问。确实,他远比一个术士更适合当琥珀的助手。辉月的选择十分正确。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是问题又很奇怪。为什么陆五这么一个地球人跑到瓦歌那边去了?要说这是某种自然现象,例如时在目前的中国电视综艺节目中空风暴什么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很显然,正如她所经历过的一样,哪怕穿越本身是自然现象,但是一个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想要在异世界活下去可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活动。她能够成功是因为她是术士,而且运气还很好。但是陆五呢?

前面说过,如果她没有魔力,那么想要在地球上生活可是很难的。陆五也是同理。其他暂且不论,语言关怎么过?生活习惯呢?她很想知道陆五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两个人暂时都沉默了下来。

陆五没有说话,朱华也没有。她知道陆五不会说的。有些东西可以随便说,就像她的名字,并无所谓。说出去还能增加一点互信,至少让彼此的态度好一点。但有些情报则是宝贵的资源,甚至能决定生死成败——哪怕不涉及你,也会影响别人的生死成败。如果没有足够的代价,没有人会把这些宝贵的资源交出去。她完全清楚这一点。

所有的冥月术士都清楚这一点。

正常情况下,她并不愿意支付代价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陆五的身份和她无关,就算此时她打听到了各种细节,完整的回报回去也很难让自己立下功劳。事实上正如她知道的,有一个充满敌意的阴影已经笼罩在她的头上。在穿透这一层阴影之前,她原想的立下殊功,出人头地的计划根本不可能成功。

但是现在不一样。因为她陷入绝境,已经无力逃生。这一刻,她倒是完全不需要为未来考虑了。她也许可以满足一下现在的好奇心。

不过,用什么东西和对方交换情报呢?她凝视着陆五呆呆的表情,这个人远比她预想中的狡猾。他能够见风使舵,甚至能装出这么一副神游天外,对周围毫不关心的态度来。

“搭档,无法和汤玛士取得联系。”脑海里,高手正用心灵感应和陆五进行着交流。

南通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
福州哪医院妇科好
湖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