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br现在这年头谁他妈的都想赶个趟儿弄他个

2020年09月17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现在这年头谁他妈的都想赶个趟儿弄他个一百、两百万的。李原钱没捞着,反落了一屁股债。此刻,老婆正河东狮吼,大发雌威,把个李原骂得一文不值。真是

现在这年头谁他妈的都想赶个趟儿弄他个一百、两百万的。李原钱没捞着,反落了一屁股债。此刻,老婆正河东狮吼,大发雌威,把个李原骂得一文不值。真是英雄末路!李原灰溜溜地在屋里转着圈儿,一筹莫展。

当初见人家穿红戴绿你眼热,便想着法儿绕着弯儿旁敲侧击言你男人无能;你男人承包歌舞厅难道不是想赚大钱?经营歌舞厅照理是个赚钱的活儿,坏就坏在李原太讲交情,没想到会栽在那几个 人、白相哥儿身上;后来三上北京两下厦门做工艺品生意,李原是蒙眼的驴儿——瞎撞,但还不是为了弄钱。现在李原债台高筑,四面楚歌,无一人来安慰。要命的是儿子住院治疗了半月,明天出院,医疗费还不知去哪里筹?李原思绪翻滚,真有些坐立不安。

这一刻屋里静了下来。不知是老婆上厕所了,还是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

溜吧!这几天老婆一见他就想骂,越骂还越来劲。他李原是极要面子的人,当然不会与之一般见识的,更不会和她闹翻,再说,她当初镇长的儿子不嫁,跟他,还真他妈一天好日子没过上。他只是担心她闹得不成体统,让外人尽知他目前的狼狈相。今日落魄,李原总有东山再起之日。

打定了主意,李原就逃似地离开家。他白净的脸有点灰,一向挺得笔直的背竟有点驼,一向锋芒毕露的双目满含忧郁竟有点儿迟钝。他跳上了公交车逃似地离开了这个曾养育他的江南小镇。

几经辗转,搜肠刮肚,那些狐朋狗友一一在李原脑中亮了几次相,李原决定去浙江的一个商城投奔一位王姓的朋友。这朋友大名王大器,乃中学同学。读书时他们同一宿舍还上下铺,有一份交情。当年王大器名落孙山,挥泪告别他的情景,他还历历在目呢。时过境迁,人的命运谁能料定?李原默默地在熙攘的街头走着,茫然地看着匆匆行人,不禁黯然。

他理解老婆。女人不都有那么一点小心眼、一些虚荣心么?然而他竟一点也不能满足于她!已过“而立”,他还不能担负起家庭的。口口声声做生意、赚钱,把家庭、孩子抛给老婆,她都无一怨言,都认了;她还与他一起借钱、担惊受怕呢!雄心壮志,满腹韬略,李原你玩到头来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老婆在小镇上算得上貌美,算得上通情达理,弄得现在骂街妇形象的还不是因为你李原!不知儿子的出院费老婆有没有筹划到了?李原心头一热,双目已被泪水模糊。

宽阔的街道,陌生的行人,李原不免惆怅。一辆汽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一位漂亮的 。

“李老师,你怎么在这儿?”一双水晶般的眸子表现出十分的惊讶。

李原原是思维敏捷、记忆极强的人。他从记忆的仓库里一下捕捉到了眼前这衣着、容貌具无可挑剔的姑娘的芳名——李芳婷。这是他从师范出来教的首届学生之一,也是他短暂的教师生涯中较喜爱的一个学生。她纯真活泼,学习办事干净利索,仅可惜的是未能考上大学。三年后,李原弃教经商承包了小镇上的歌舞厅。有一个晚上,李芳婷一人来舞厅与人跳舞,玩得很疯。当时他只当未见,抽着烟冷眼相看。后来李芳婷经常来舞厅,他才下决心找她谈话。李原一向认为清纯的女孩子是万不可出入舞场的,那里面三教九流,五毒俱全。李原把她带入包厢,开始了一番艰难的交谈。好在李芳婷对他十分崇拜,他也擅讲,几番下来就把她说得红着脸低下了头。李芳婷家境清贫,她十分想干一番事业抑或做做生意,苦于没有本钱和门路。李原慷慨拿出八千元钱让她权作资本,并写一信于同窗王大器要他设法帮忙。眼前这姑娘已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派头了……

“你是李芳婷!”李原努力振作了一下,但仍底气儿不足,透出一些悲戚来,那生下来就有的傲劲和灵气已荡然无存。

惊愕之余,那水晶般的眼睛里却是喜气洋洋,也许是异地遇乡音。李芳婷高兴地上下打量着李原,一反那矜持、高贵之势。李原稳了稳情绪,便把自己目前的困境约略说了一下。车到山前必有路!他相信,他不是轻易就能被击倒的。

“走,去我那儿。”李芳婷发动了汽车。

这是一支小型别墅,里面布置却十分考究。李芳婷忙着去弄饭,让李原去浴房洗澡。水温热宜人,组合音响放着舒耳的乐曲,李原疲惫之感顿消。李芳婷离开小镇后他与她仅见过一面,也是极短的时间,只记得她是来还八千元气的。事实上,这几年他忙忙碌碌早已忘了她,想不到这女孩却干得这么出色!李原不禁羞愧。他抱负远大,一心想挣大钱,挣钱后去办实业,然后再搞教育。中国的教育还落后,那里穷,那里需要钱。可是,他折腾来折腾去竟养不活妻儿,连儿子的医药费也付不出!

一桌丰盛的菜已摆好,这些菜都是李芳婷亲手做的。李原已几日没好好吃过东西了,现在见了食欲大增,心境也一下子好了许多。他是从不知拘束的,就和李芳婷边吃边聊起来。眼前的李芳婷十分成熟了,上档次的衣服更衬托出她美好的身材。过去的她一头短发,说话逗人;现在的她秀发披肩,言语温文尔雅。李原隐约觉得她已被包装起来了。她淡淡地说起在这里的经历,说了一下生意,还说了一下那个王大器。她说她一直在和王大器合作做绒线生意,当然有时也独立。王大器是商城绒线大王,他从马海毛、开司米、腈纶,做到羊毛线羊毛绒,门槛精得很。

李原觉得有必要打个给王大器,同窗之情还是靠得住的。李芳婷说不用,明天她带他去见就是了,今晚住在这里,反正这儿有一空房。李芳婷的确成熟了,与他说话时语气平静,已很能掩饰内心世界,安排也有条有理。李原倒觉得自己像个未长大的孩子。

“做绒线生意本要下得大,越大越能赚。”当李原说了自己得打算后,王大器是这样说的。他说的是实话。

“李原老师有二、三十万,余下还要你这老同学帮忙,不然他不会来这里。”李芳婷插话,尔后对李原看了一眼。

李原心一惊,顿时体会到了商界那种说话的智慧。

“那当然,即便李原兄身无分文,大器也岂有不帮之理!”王大器圆圆的脸上露出一些笑意。他告诉李原他最近主要做 2、48支羊毛线,因为近几年江、浙两省崛起了好多羊毛衫市场,他是看中了这些市场。“李原兄做这种生意资金要大,需一大笔钱,风险自然也大啊!”王大器有点炫耀,也话中有话。

李原是经过了起落的人,只是眼前的他穷得还不如一个乞丐。他只能洗耳恭听,装出愿意听从一切调遣的样子。李原准备在这里吃点苦、受点罪,以图东山再起。再说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仿佛看到了河面上飘来了一些稻草。

“不妨,我与李原老师吃小股,大头还是你大哥出,我们只能仰仗你这棵大树,挣点小钱。”李芳婷坐在王大器身旁,递了一支烟过去,还送了一个妩媚的笑。

王大器揽了揽李芳婷的肩,挺暧昧地笑笑:“芳婷妹子,我是一点拿你没办法!我这个人天生心慈手软,乐于助人……不过,李原兄,生意场中的一些规矩我们还是应该遵守的。”

“此话怎讲?”

“坦诚相待,同舟共济,另外,还有一个资金支配权,过去我与芳婷妹子合作比较随便,多拿点少拿点都无所谓。”王大器是一个真正的商人了,除了精明,还显得挺和气挺讲道理,和气中却又设下了一道。

“那是自然的,大器兄你是知道我的秉性的。”李原玩着手中的烟,两眼与王大器相持了一下。

熟悉李原的人都知道他才高志大,容易信任人,到关键时刻却拿不出杀手锏。他经营歌舞厅那阵子,就是信任了一个名叫阿红的混混,结果反遭了那小白脸的算计,弄得负债累累,到现在还欠了他一大笔钱呢!熟悉李原的人都知道他大手大脚,讲情义,并不看重钱。有钱的时候,谁求他他都会掏出来。这对于生意人是一个致命弱点。在与王大器的相持中,李原在反思,同时也由衷地钦佩这个昔日的同窗。

“目前羊毛线的价位在每吨七万六,那个红星镇红星毛线厂白坯线是每吨六万八,加上染色费,估计每吨在七万三左右。芳婷,你去红星厂,那里你熟,如果有可能可全盘吃进。秋天快到了,今年我想我们就做这单买卖。路上押运就有劳李原兄了。”王大器吩咐完伸了伸手指。他手指上戴着两个金灿灿的戒指。李原不禁为自己感到可怜,为老婆、儿子感到难过。怜惜一番之后,他担心起那子虚子虚乌有的二、三十万元钱和羊毛线的销售来……

商场如同战场。决断能力是商人应具备的一种重要素质。王大器不失“王”者风范,不几日就调集了二百多万元,这对于一个个体经营者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并限李芳婷和李原即日出发。

路上李原问李芳婷:明知他两手空空,为何要说她有二、三拾万?如果要凑齐这笔钱,他只有卖妻卖儿了!

“王大器这个人我是清楚的,对于一个商人,金钱是友情的重要砝码,不然,他如何相信你?如何看待你?无本钱只能是打工。”李芳婷拢了拢秀发,对李原莞尔一笑,“李老师,你那笔钱我已给你填上了,别担心!当时,你说了你的处境后,说心里话我就有了这打算。”

李原真有点感激涕零。李芳婷算得上是他的红颜知己了!这几年来他除了做生意,还一直在寻找知心朋友,想不到这女孩有这样一片真情。

王大器在红星厂几乎是无人不晓的,李芳婷在那里也很兜得转。老客户,加上是现钞买卖,一切都很顺利。李芳婷包了宾馆一个房间,常驻红星厂。李原随车押运,来回奔跑。慢慢的,李原摸出了一些门道,于是对这生意也就有了兴趣。累是累了些,忙是忙了些,李原觉得很充实,活得有滋有味。自从弃教经商到离开生养他的小镇,他像做了一场梦。他不相信命,相信奋斗,可命运之神偏偏一直在捉弄他。坐在车上,李原望着田野里的庄稼,会无端地想起把他骂得狗血喷头的老婆……李原,搜索引擎蜘蛛就不需要这么累地爬丫爬你太丢面子了!你他妈也真的太难为老婆了!李原胸中涌起一片怜妻之情。

真是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现在李原每天与一个装卸工扛着大包大包的羊毛线上车下车,一点不感到屈,相反胸中又有了原先的冲动。虽然他面色苍白,脸瘦削,但他有一副好筋骨,因此干起活来他比那个装卸工还狠,这里不需要才学。

他在等待。

李芳婷真是他知己。衣服脏了、旧了,她替他洗、买;头发长了,她要他去理。如果拿她跟老婆比,那就无法比。老婆虽然嘴凶,不温柔,但也疼他。寻常百姓家的主妇谁不是这样?丈夫出人头地,她是趾高气扬;丈夫没出息或走背运,她是埋怨又百般责骂,这就是老婆。而李芳婷是一个有气质的女孩子,高雅脱俗,纯洁美丽……

“李老师,吃饭去,今晚我在饭店订了一桌,”这天,李原风尘仆仆赶到红星厂,刚下车,李芳婷就迎上来,然后挺温柔地望着他,“饭后轻松轻松——陪我跳舞怎么样?”

李原温和地笑笑。

不亏是生意场上的女孩子,李芳婷的酒量让人惊讶。她要了一瓶好酒,一连和李原干了几杯。酒下肚,人也顿时来了精神。

“李老师,你这个歌舞厅老板舞一定跳得极棒吧?我可还没和你跳过舞呢!”李芳婷注视着李原,眼睛里已是一片水波。

“要是生活像跳舞,那该多好!”李原则专注地看着杯里的酒,有点答非所问,语气却是消沉的。

“别悲观!李老师,以往你身上的那种锐气我怎么看不到了?过去,你可是我这样的女孩子的偶像啊!”李芳婷起身斟了一杯酒,微笑着,“用不着为你的那些债犯愁,不用一年时间这些钱就能捞回来。人要走路,总有摔跤的时候。”

“我是被钱所惑,为钱所累,芳婷,你可能不知道没钱是啥滋味,——还真不是人!”李原点了一支烟,看着李芳婷。这女孩子的脸真是太妩媚了!

这女孩子并不回避他的目光。

“有钱也不一定开心!没钱的时候想钱,有了钱又能说明什么?”李芳婷面带桃花。

她的话触动了李原心灵深处。他一心想干点事,梦想有一天有了钱去干实业。但,这一天是多么的遥远!有时真的是命运作弄人。面对这个昔日的学生,或者曾资助过的一个女孩,他只能苦笑。

“芳婷,你和王大器可以说是有钱了,但为什么不好好地发展呢?比如办一个企业。”作为知己、朋友,然后李原又真诚地说。

“可能是人各有志,但搞实业不是那么容易的。牌子一旦挂出,找你升级版模式:B2B+B2C麻烦的人就来了,工商、税务、环保、派出所……其中一些人是专门来找茬的,敲你来的。而我们现在还是无业游民呢!”

李原不敢小视眼前这穿名牌衣服的女孩子了!对人情世事她已有自己的想法了。因此,尽管心里仍有些不服,但还是忍住了。在饭桌上谈论这类事也太煞风景。于是,他站起来,含着笑望着李芳婷:“你长大了,我祝愿你青春常驻!干杯!”

语调不高,却充满了深情。李芳婷被这浑厚的男中音所感动,扬起白皙的脖子淋漓尽致地干了一杯酒……

久违了,歌舞厅。饭后,李原心情复杂地和李芳婷踏进了舞厅。也许是酒的作用,也许是舞厅里的情调,李芳婷紧挽着他的胳膊。

“芳婷,还记得你初入舞场时我教训你的话吗?当初,我承包歌舞厅最担心的还是像你这样的女孩子!”

共 71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挣钱去】小说中的李原因生意亏本欠了外债,儿子的医疗费都没有着落了,也经不起妻子的谩骂,于是决心出去挣钱去。然而,这大钱就那么好挣吗?生意场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骗与被骗,局里局外,百般滋味,尽在其中。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多了嘴巴都张得大,王大器的嘴脸在生意场上已然尽显,不念旧情,六亲不认了,几乎不择手段地为所欲为,而李原也只不过是他手上的一颗棋子而已吧。小说结构严谨,人物鲜明,情节曲折,作者文笔老练,人生百味在字里行间演绎得淋漓尽致,生动透彻。欣赏学习了,不错的小说!问好秋水!推荐共赏!【军警社团:彧儿】【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12: 0 欣赏学习了,问好秋水!远握!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2楼文友: 21: 1:14 很耐人寻味的小说,道出了人生百态,很有味道。喜欢。

楼文友: 21:58:42 小说中的李原因生意亏本欠了外债,儿子的医疗费都没有着落了,也经不起妻子的谩骂,于是决心出去挣钱去。然而,这大钱就那么好挣吗?生意场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骗与被骗,局里局外,百般滋味,尽在其中。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多了嘴巴都张得大,王大器的嘴脸在生意场上已然尽显,不念旧情,六亲不认了,几乎不择手段地为所欲为,而李原也只不过是他手上的一颗棋子而已吧。小说结构严谨,人物鲜明,情节曲折,作者文笔老练,人生百味在字里行间演绎得淋漓尽致,生动透彻。欣赏学习了,不错的小说! 因为未来,所以伟大[《诗刊》子曰诗社会员]

4楼文友: 21:59:02 欣赏学习了,问好秋水!远握! 逍遥梦

徘徊花叶间,遥遥梦忽来。

独思空无物,缥缈浮云在。

寻旧缘

驿路孤山外,行舟荒野边。

天高云不达,地僻美酒闲。

凤歌无人问,独言心自偏。

笔落晚风起,棋走烂柯远。

俯首应自问,何处寻旧缘。

望天天不语,惟见雁行单。 因为未来,所以伟大[《诗刊》子曰诗社会员]

5楼文友: 21:59:20 逍遥梦

徘徊花叶间,遥遥梦忽来。

独思空无物,缥缈浮云在。

寻旧缘

驿路孤山外,行舟荒野边。

天高云不达,地僻美酒闲。

凤歌无人问,独言心自偏。

笔落晚风起,棋走烂柯远。

俯首应自问,何处寻旧缘。

望天天不语,惟见雁行单。 因为未来,所以伟大[《诗刊》子曰诗社会员]

6楼文友: 22:01:0 很耐人寻味的小说,道出了人生百态,很有味道。喜欢。 因为未来,所以伟大[《诗刊》子曰诗社会员]

7楼文友: 20:11:51 本文已经经过军警文学社团自检,江山内未发现重文、抄袭。



白驳风
宝宝拉肚子可以吃橙子吗
速去眼袋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