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涉及的狂飚抒情诗人孙静轩先生已于几年营养

2021年01月16日 • 中药方剂 • 阅读 1

文中涉及的狂飚抒情诗人孙静轩先生已于几年营养
让那些对朝鲜有侵略野心的家伙们见鬼去吧。中国很强大

文中涉及的狂飚抒情诗人孙静轩先生已于几年前走了。他的诗名、艺品、人格力量却留在了人间。

【题记:这是一篇对青春热血的回忆文章,虽然简短,但它的事实却是永恒的。

文中涉及的狂飚抒情诗人孙静轩先生已于几年前走了。他的诗名、艺品、人格力量却留在了人间。

许多诗人在那个年代后几乎从精神到文体都跑了。有的去了国外、有的进了几年局子、有的开始写 小说以渲泄压抑的欲望并挣着比诗作稿费多得多的孔方兄、有的做起了书商暴发户似的新生活着……近三十年了啦!

但,最近几年,他们又开始在国内的一些平台上露脸了,热衷于评委与长者的行象,偶尔也晒二首保住“江湖权位”的诗作以示大家的存在。

这些旧的声音,象征着一种场面:中国几千来文化精英与仕大夫们欲济天下的自我使命,几乎全军覆没于显贵、武威、意淫与颠沛流离生活中的喜与悲。】

丁正耕与峨嵋山报国寺常性师傅

1国务院国资委中心副主任苏桂锋990年 月19日-2 日,我们全国的许多还仍热爱着诗的青年人齐聚到乐山市邮政宾馆,参加由《星星》诗刊在这里举办的“1990星星诗会”。

在这个诗会队伍中,象我这样工作是四川合江菜坝中学的体育教师的身份的人应该是不出其二的。

这次诗会,应该是1989年6月4日后在可爱的祖国大地上举行的为数不多甚至是那几年间规模最大的唯一一个诗会。规模大,是指参会的人全国几乎每个省都有,范围广大;人员思想都活跃,象河南的森子、贵州的姚辉、四川的石光华、黎正光、孙文波、冉云飞、孙建军、张新泉等以及老一辈诗人如孙静轩、唐大同、蓝疆、白航、沈重、陈之光等二百多人。

老丁与战友邓勇强

报到后的第二天开总会,下午宣读诗作,晚上老诗人给我们年轻人讲创作。第二天游乌尤寺、看东坡像、观乐山大佛,我记得我们全体人员还在乐山大佛的前面合了张影,可惜后来那张照片基本上被别人破坏掉了。下午4点多回到住处,晚上接着听老诗人们谈创作。第三天上午是孙静轩的专题,这个在建国前腰间别短枪的革命干部,建国后手指抓笔写诗当枪的革命诗人,在五十年代末开始蹲国家的牢房而在狱中抒写渴望阳光明媚的,关了19年牢的仍是 澎湃的诗人在讲话中,脱掉外套,挽着袖子跳在桌子上万丈 ,嘴巴水花飞溅的诗人给我留下了终身的映像。陈之光还给我手书了一张四尺对开的长条,沈重、南疆、白航、唐大同记得在那次都有墨迹留下,可惜后来我的奔波与生活的变故都不知在哪了!

第三天下午4点多,我从会上撤了出来,去我在乐山的战友邓勇强处去了,与他一起吃的晚饭,好像是什么西坝豆腐,少许酒我便酩酊大醉。

老丁与战友赵大成

九点多我回到邮电宾馆,突然发现气氛不对。那里已不是什么青春荡漾的诗人聚会场所,有人在收拾行李急急离开酒店,有人在扎堆私语,有些人聚在房间沉默不语,浙江的一个马姓的年长的诗人在用悽哀的声音呼喊着与他同来的他的也写诗的女儿的名字,这情形,完全是一种刚发生过战斗的气氛。但人们的紧张、害怕、愤怒、不解等情绪,却是非常明显地在脸上罩着。

我在进大门时,与几个精干的人正拥着一个头上罩着布的双手并着前伸包着报纸的人迎面而过,以为是谁喝醉了发生角斗被送走或者某些坏人趁开会混进来干坏事被抓住了似的。

老丁与战友徐卫

回到楼层,才知道是住我隔壁的诗人石光华正在房间里与十几个诗人聊天时,被三个自称是成都来的国安人员的便衣要强行带走,很快被二百多位参会的诗人包围阻拦,据说在不让随便抓人的呼声中,来人掏出手抢发了三弹才将一伙只握笔杆子没握过枪杆子的人震住,于是才顺利将石光华带下了楼的。

紧接着主办者《星星》诗刊宣布特别是在大鳄的核心领域,鉴于此种情况,诗会宣布散会,大家可以自行处理离开。

报国寺一景。照片均为老丁拍。

报国寺一景。照片均为老丁拍。

原来,这就是我看见有人拿着行李象逃难一样往大门外走的原因。后来我去问一个省里来的大诗人,他说孙静轩己给乐山市公安局报案,称大会请来的著名诗人石光华被美蒋特务绑架了。并在他处得知,石光华是去年6月4日晚在天府广场举行"大屠杀诗朗诵会"的参与者与组织者之一。另几个组织者蓝马、周伦佑、潘家栍、欧阳江河、万夏、廖亦武已被抓获,石光华一直没抓到。大家都以为过了这么久了,政府对学生的过激言行不会计较了,于是来参加这次诗会,没想成都来的便衣到乐山来抓了他一个正着。

我第二天去给邓战友告了个别后,坐长途汽车也回到合江。在长江边的小木屋中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写了一首与此事有关的批斥暴行的诗,另一件是给孙静轩先生写了一封信。觉得静轩老师仍是军人本色,我佩服他的行为。后来孙老师回了一封千多字的关于此事件整个过程的信,并说他是出于对这种行为的愤怒而给公安局报案的。并告诉我石光华关了二十八天于他寄信的前一天放出来了,还是孙静轩老师去接的。我还记得,我写的那首诗的最后一句是:“二十八天的英雄鲜花遍地”。

报国寺一景。照片均为老丁拍。

昨天,信问锦江宾馆的黄天齐美女,才知成都限尾号2和7,我北京车牌号码的2557的车自然是进不了市区的。于是,车过自贡,我向西一捌,就到乐山来看我三十五年没见的战友赵大成、徐卫与邓勇强来了。而精心的战友又让我住在了大佛景区,睹物思情,自然就想起了1990年乐山大佛前的合影与邮政宾馆的枪声来。

今天,大成夫妻俩陪我去报国寺,见由友人湖南画家、湖南美术出版社社长北京人口已超过2100万、省美协副主席邹建平兄举荐的报国寺住持常性师傅,在结缘过程中,脑海里就开始浮显着这篇关于往事的小文了!

禅驿酒店老丁睡畔一景。照片均为老丁拍。

报国寺、青衣江、大渡河、岷江、乐山、乐山大佛、战友、诗、诗人、诗会、枪声,这是一堆多么有意思的词语啊!

当然,在乐山,还有2005年笔者为《中国当代艺术》选稿过成都时,受乐山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的国画家李开能教授的专请在该校做的“作为人文关怀的中国当代艺术的”讲座与住嘉州宾馆时夜间咆哮于耳边的大渡河的巨大涛声的记忆……

2017年6月28日15时21分至17时45分老丁于乐山金叶·禅驿酒店112房。

(:王怡婷)

合肥盆腔炎治疗多少钱
济南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
太原男科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