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第三百八十八章仙引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药膳食疗 • 阅读 0

有妖气客栈第三百八十八章仙引营养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八十八章 仙引

待燕亭退去后,酒剑仙又走上前。

余生戒备的看着他,“你也有孙女?不用说了,我反对这门亲事。”

说罢,余生抬头瞥清姨一眼,一定是小姨妈的主意,余生的心哇凉哇凉的。

正要说话的酒剑仙一怔,笑道:“我孙女早嫁人了,我是想告诉你,花盆的钱待会儿让剑平生赔。”

余生松口气,他方才还发愁如何找他讨要那二十文,不,三十文钱呢。

“还有,以后那话千万别往外传。”见余生一脸迷惑,酒剑仙提醒他:“杀你娘…的东荒王。”

“知道你关心我,但骂人就不对了。”余生莫名其妙,这酒剑仙才喝几杯就说酒话了。

“你多想了。”酒剑仙说,“我不是关心你,我是关心我的身家性命。”

以东荒王的性子,余生至多屁股上挨几板子,他可就说不定了,教唆儿子杀老娘,皮开肉绽都是轻的。

酒剑仙转身走了几步,又折回来,上下端量余生后道:“找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儿?”余生问,然后戒备的问酒剑仙一句:“那你外孙女嫁出去了吧?”

“早埋了。”酒剑仙随口一说,掐指一算,“哎呀,小子,我觉着你前途无量,日后绝对会上仙山修行。”

“真的?”余生乐的嘴都歪了。

万水归一,日月星辰变幻,天经之地纬尽显,让仙山成为大荒修仙悟道的福地。

莫说凡人,许多仙人也对仙山趋之若鹜。

在大荒流传的仙山传说中,凡人进入仙山,出来必成仙,道行低的仙人进仙山,出来必成上仙。

许多悟道者,匍匐在悟道的道路上,用百年,千年的血与汗磨去肉体凡胎,只为求仙。

而这些辛苦的付出,在仙山之上却可以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的达到。

然而,仙山在大荒之外,溟海之中,凡人要进入仙山太难了。

在老奶奶作古的故事中,进入仙山的凡人屈指可数。

不知凡人难,仙人进入仙山也难,据说仙人想要进入仙山,必须有相应的仙引。

仙引是东荒王随意发放的,等她缺钱时,卖的多点,若不缺钱了,一张也不卖。

仙多粥少,仙人进去自然不易,这也是锦衣卫知道城主仙山有人,却为护佑百姓而不去91助手累计用户数已达2亿多时,甘心卖命的缘故。

现在有酒剑仙说自己以后会上仙山修行,余生怎能不乐?

这意味着他将成仙,意味着他将与小姨妈拥有同样的寿命,有许许多多的时间双栖双飞。

当然,余生在念头中强调一下,此双飞非龌蹉之双飞。

清姨见余生乐呵呵的,忍不住翻个白眼,心里又担忧起来,等几天宣布他身份时,别把这小子乐昏了。

“真的,我酒剑仙砍人一向很准。”酒剑仙故意说错,然后压低声就解决1962年领土争端的调节问题应尽快签署协议。为此音,“到时我有个财路,你想不想发财?”

“什么财路?”余生迫不及待的看着酒剑仙。

得益于东荒王的贪财,众仙人在仙山上生活很不易,唯有带上足够的钱财才能静下心修行。

若财物不够,得给仙山做工才能获得生活和修行所需的东西。

余生自认为攒了一些家底,但要去仙山,那些家底远远不够,

现在听酒剑仙在仙山有生财之道,余生不由的屏气凝神,深怕漏掉一个字。

“在仙山百草亭酒窖里,有不少天酒,你只要取出来,一坛五百贯,我收。”酒剑仙说。

“五百贯,天酒?”余生看着酒剑仙,这绍兴壹玖捌二他都准备卖五百贯,也太不拿天酒当酒了。

“一千贯,不能再多了,说是天酒,又不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酒剑仙说。

他已经被驱出仙山了,现在饮到天酒的唯一法子只有靠余生,反正他不会被赶出来。

是不是说敌人会变得更胆怯 “成吧,要真有一日进入仙山,我给你搞这酒。”余生说。

至于怎么搞,那是以后的事,先答应再说,余生从来不嫌生财之路少。

“击掌为誓,不许抵赖。”酒剑仙暗乐,脸上却只是微微一笑,举起了手掌。

余生举手刚要拍下去,被清姨打掉了,“别听他胡说八道”,世上哪有盗自家酒的道理。

酒剑仙“嘿嘿”一笑,“那就口头约定,记住了,到时候搞到优先卖给我。”

“成。”余生满口答应,酒剑仙这才走回去。

“行了,那我先去休息了,然后找亲近的城主事先通下风。”那边与剑平生寒暄完毕的燕亭站起身。

“有劳了”,清姨刚拱手称谢,燕亭身子就又化作方才的皮影,直接朝窗户飘下去。

酒剑仙紧随其后,他在跃下窗户时,回头对余生说:“别忘了今日约定,一言既出。”

“死马难追。”余生说。

酒剑仙满意的点点头,身子一跃,头朝下的落下去。

余生追到窗户口,看不见俩人身影,“又不是没有木梯,仙人都喜欢跳楼?”

“某些人起的头,但凡去过仙山的人都养成习惯了。”剑平生饮着酒,意味深长的看着余生。

不同于酒剑仙和燕亭,他剑平生这一辈子只与剑为友,倒是无人可以通风。

“仙山?”

“以后你会知道的。”清姨打断他,拉着他向外走。

儿不嫌母丑,某人起高楼忘搭木梯的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了。

剑平生住在最豪华的十层,外面鲜有客人,余生让侍女先走,说有要事与清姨相商。

清姨停下来,待侍女转过走廊才问余生:“有什么事儿给我说?”

“方才关上门,你们在商量我的亲事?”余生贴近清姨,直直的看着她。

“什么乱七八糟的。”清姨有些听不明白,又因为余生贴着太近,向后退一步贴到墙上。

“不然那皮影仙为何要介绍他闺女给我?”余生又贴近一步,不高兴的看着清姨。

小姨妈明白过来,敢情这小子因为燕亭为孙女求亲一事误会了。

“他只是随口一说,你当他真把孙女嫁给你不成,人家好歹也是仙女。”清姨没好气的推开他。

“呵,还敢狡辩,家法伺候。”余生眉毛一扬,右手挡住清姨退路,将她壁咚到墙上。

“什么家法?”清姨有不好的预感,看着挡在身前的右手。

余生俯身,在照姑娘惊讶的目光中,在她唇上轻轻一啄,“我余生这辈子非你不娶,仙女怎么了,你不也是。”

“咳咳”,在清姨发呆时,一皮影从游廊窗户跃进来,顺着栏杆走过,“刚想起来,我有钱,我的房间也在十层。”

燕亭目视前方,对俩人视而不见,“哎,最近眼神不太好,只能看到前面。”

皮影走到房前,侧身从门缝钻了进去。

又安静良久,直到“砰”的一声打破宁静。

“余生,长高了不起了是吧!”

石家庄治疗妇科的医院
长沙包皮过长治疗多少钱
南宁包皮过长治疗多少钱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