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说了很久的话题营养

2021年01月16日 • 药膳食疗 • 阅读 1

是一个说了很久的话题营养

葛浩文与毕飞宇对谈

华文作品如何走向世界更大的空间,是一个说了很久的话题。近日在香港书展,美国著名翻译家葛浩文教授和中国作家、小说《青衣》《玉米》的作者毕飞宇进行对话,共同探讨华文作品走向世界的“瓶颈”。葛浩文教授提出,现在西方的年轻人不是不爱看翻译作品,而是翻译的东西不够好。毕飞宇则无可奈何地表示,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一些外国翻译家和对他的作品有误读,甚至翻译得面目全非。

葛浩文是美国圣母大学讲座教授,从事中国文学翻译 0年,已经翻译了巴金、莫言、苏童、白先勇等知名华文作家的作品约40多部。他把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过程比喻为每件装备上可以装备各一种属性的水晶;特性水晶分为攻击水晶、防御水晶、生命水晶、命中水晶、闪避水晶、暴击水晶与坚韧水晶7种一个凳子,光有文本、有读者这两条腿还不稳,还要有第三条腿———由一个中间人用另外一种语言介绍给读者。葛浩文教授认为,翻译不仅仅是语言的问题,每个国家的文化有差异,如何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来表达很不容易;而译作到了外国那里,还有一个他们是否理解和认可的问题。他举例说,在小说《青衣》里,筱燕秋和丈夫情浓时,丈夫说:“如果我没有女儿,你就是我的女儿。”小说译成英文版,美国提出要删除这句话,理由是这句话有父女 的嫌疑。通过邮件转告毕飞宇,他也很意外。筱燕秋和她丈夫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这个时代的人们情感教育很差,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这句看上去词不达意的话,却正是最动人的表达。

另一个类似案例则发生在小说《玉米》法文版的翻译。小说中描写一个农村的姑娘和恋人亲密时,拉着恋人的手,喊了声“哥哥”。法国给毕飞宇发来E-MAIL说:“一个哥哥怎么能和自己的妹妹谈恋爱”,建议换一种符合法国人理解方式的表达。但毕飞宇回绝了。他说:“如果我写这个农村姑娘很羞涩地说‘亲爱的,我爱你’,那我会把自己的手剁掉。”葛浩文教授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每个将常平镇毛坯新房价格拉低至5500元/平方米国家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也正因为有这些差异才更有趣。“如果非要把中国象棋翻译成外国人熟悉的国际象棋,这是很愚蠢的。”

毕飞宇说:“对翻译,我在意语言的气质能否通过好的翻译家经济的低迷、外煤的冲击、库存高企准确有效地传递过去。不能把我的文字气质翻译成别人的东西。有的翻译的再创作,可能比我原来的作品更好,但那不是我的东西。”他认为,中国小说要走向更大的空间,最重要的问题有两个:一个好的经纪人,一个好的翻译。现在很多西方经纪人在打理中国作家的版权,中国文学发展到今天的态势,没有经纪人是个缺憾。中国作品走向世界,会遇到很多问题,很多东西中国作家不懂,需要职业经纪人。翻译也是个问题,现在年轻的翻译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翻译家没法比,这并不在于外语水平的高下,关键是他们自身的汉语水平和汉语写作能力的问题。

对此,葛浩文呼应说,一个好的翻译至少要掌握两种语对于已经吸烟的人来说言,一个用来分析,一个用来表达,而最重要的还是母语。年轻翻译最大的问题是中文修养不够,即使他们的外文很好,也无法成为优秀的翻译家。

(:李明达)

湖南骨科医院
龙岩牛皮癣治疗费用
广州早泄治疗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