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荒谬生存中的爱与希望永恒

2021年05月05日 • 中药大全 • 阅读 0

鼠疫荒谬生存中的爱与希望永恒

“……忍受着一种处于绝望之中的沉默的生活,可是仍然在期待……”

1940年巴黎被德军占领以后,加缪开始构思《鼠疫》的故事,他希望以寓言的形式,描绘出纳粹如鼠疫病菌般吞噬千万人生命的“恐怖时代”。在加缪看来,那时的法国人(除了一部分从事抵抗运动者),处于德军强权统治下,就像欧洲中世纪鼠疫流行期间一样,过着与外界隔绝的囚禁生活。他们在“鼠疫”城中,随时面临死神的威胁,且日夜忍受着生离死别痛苦不堪的折磨。

1942年加缪肺病复发,到法国南部山区帕纳里埃疗养,不久后德军进占法国南方,他与家人音讯断绝,焦虑不安,孤单寂寞,这番切身体会促使他创作了《鼠疫》中的朗贝尔。在1942年11月11日的日记中,加缪把横行无忌的德军比为“老鼠一样”;在另一篇日记中,他写道:“国人在忍受着一种处于绝望之中的沉默的生活,可是仍然在期待……”

最终体现在小说《鼠疫》中,加缪以细致的笔触写出了他的同代人在面临一场大屠杀时的恐惧、焦虑、痛苦、挣扎和斗争,尤其刻画了法国布尔乔亚阶层在二战这场浩劫中,感情上经历的巨大而深切的震撼。尽管他在作品中习惯于避免直接描写法国社会,借北非地中海滨海城市奥兰作为鼠疫的爆发地点,但这座物质文明发达,市民精神空虚,以寻欢作乐来消磨人生的城市,依稀是法国社会的缩影。

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小说中贯穿着人与瘟神搏斗的史诗般的篇章、生离死别的动人哀歌、友谊与爱情的美丽诗篇,以及地中海沿岸绚烂奇幻的画面。《鼠疫》一定程度上延续了加缪自《局外人》以来的哲学观点,即现实本身不可认识,人的存在缺乏理性,人生孤独。但二战中铭心刻骨的经历毕竟让加缪重新思考“生存”和“存在”,他自己这样总结:“《局外人》写的是人在荒谬的世界中孤立无援,身不由己;《鼠疫》写的是面临同样荒唐的生存时,尽管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但从深处看来,却有等同的地方。”

《局外人》中莫尔索和《鼠疫》中的里厄医生面对着同样荒谬的世界,态度完全不同:莫尔索冷淡漠然,对母亲亡故以至自身死亡都抱着局外人的态度;里厄医生在力搏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瘟疫时,虽然时常感到孤单绝望,但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就是跟那吞噬千万无辜者的毒菌作斗争,而且在艰苦的搏斗中,他看到爱情、友谊和母爱给人生带来幸福。他最后认识到,只有通过一些道德高尚、富于自我牺牲精神的人共同努力,才能反抗肆无忌惮的瘟神,人类社会才有希望。

在他的大半生中,加缪坚持个人主义立场,但在发现强调“个人绝对自由”的存在主义不能解决社会生存的矛盾时,痛定思痛,他转而回归了传统的人道主义中,去寻求解答他一生苦思冥想的“人类的出路在何处”的问题。

(实习:马妍)

石家庄治疗白癜风
西宁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苏州白癜风哪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