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美国诗人阿法在他的网上咖啡馆介绍营养

2021年01月16日 • 中药常识 • 阅读 1

很多年前美国诗人阿法在他的网上咖啡馆介绍营养

1.很多年前美国诗人阿法在他的上咖啡馆介绍你和曹疏影,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名字,印象较深的是CAN影像志,当时以为你是香港诗人。你认为大陆诗人和香港有什么区别?

其实我没有刻意界定自己是香港还是大陆诗人,而且因为我的诗集主要在台湾出版,还有人误会我是台湾诗人;其实我就是一个汉语诗人。大陆诗人与香港诗人最大的区别是,后者较少以专业化要求自己,因此在技巧的精深不如前者,而在诗心的纯粹较前者纯净。

2.2009年为6- 4二十周年写专稿时读过你的诗,也用过你的诗,平时在上也读过一些,觉得你的诗很大陆。我对语言很敏感,台湾诗人或香港诗人与大陆诗人的语言是不同的,你用的是大陆当下的诗歌语言,你与香港本土诗人关系如何?觉得他们的诗整体上如何?

我是15岁在大陆(珠海)开始写诗的,最早影响我的大陆当代诗人包括海子、柏桦和陈东东;97年来香港之后,黄灿然在诗歌口味上、肖开愚在实验倾向上对我有影响,而且我也像他们一样从古典吸取营养来进行语言实验。所以我的诗歌语言更倾向于大陆,台湾的痖弦、香港的蔡炎培对我也有一定的影响。但我与台湾、香港的青年诗人关系更密切,与大陆诗人交往也更多是70后的学院派诗人(我也是北大《偏移》的同仁),而不太喜欢大陆的中老年诗人们的习气和江湖气,有点刻意保持距离。香港本土诗人有的并不喜欢我和黄灿然,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是“南来”作家,文学价值取向不一样,我也更喜欢香港诗人中前卫的异数,像蔡炎培、饮江,以及早期的也斯。香港诗人的技术水平不能跟大陆比,但很多人让人欣赏的是他们的纯粹和真性情。

.你的诗无论是写社会现象还是个人心境的,都有一种音乐感,你自己是否注意到了?你认为诗歌的音乐性重要吗?如何看待诗与音乐的关系?

我是一个严重的音乐爱好者,听大量各国音乐,长期写关于摇滚、爵士、民谣的乐评,有时会去民间音乐“采风”,自己也玩乐器。我的诗的音乐感是自然而然的,有部分诗深受bob dylan那一代美国音乐影响,包括乐感与谣曲的叙事方式。我很重视音乐性,也多次进行配乐的诗朗诵会。但诗的音乐性必须独立于音乐,语言自身内部的音乐性很微妙,尤其在很多我们不常用的字词里,所以我常常使用一些这样的词。

4.你认为诗歌的先锋性应该表现在哪些方面?(你同意“先锋”一说吗?)

我同意先锋性在当代诗歌是一个必要的存在。它不但表现在语言、叙事等的实验,更表现在一个诗人对待社会、国族、时事问题等的独立性、高瞻远瞩和尖锐态度。

5.大陆时兴叫60后70后80后,你与大陆70后诗人是否有一种认同感?你认为70后诗人与前辈诗人有什么诗学意义上的区别?

的确存在认同感,毕竟我们的早期成长经历接近,文学滋养也相近。我更倾向于那些有技术、有远大诗歌理想的同代人,而不是另一些犬儒、吹嘘形而下的同代人。我所认同的70后诗人于前辈最大的不同应该是一种独立性,诗思的独立,生活的独立(不依赖文学谋生),诗歌当中的思考更为冷峻,更少受到毛时代语言与思维逻辑影响,与西方文学的关系也更从容,力求站在同样高度甚至更高的起点上进行自己的实验。更重要一点:中国近二十年的剧变直接作用于我们一代身上,无从逃避,也不会成为既得利益者,这迫使我们与同代电影人如贾樟柯等一样,必须直面中国社会现实的矛盾,让它们在自己身上产生尖锐的碰撞。

6.你有这种认同感我能理解,但你的文学倾向与某些50后60后一直到80后诗人都承袭一些共同的文学传统,尤其是你的“白银”情结在上一辈诗人中很常见,这说明写作与年龄是没有关联的,而且恰恰是在70后诗人中有很多与你美学趣味完全相反的诗人,你觉得呢?

我也很同意,可以引用我最喜欢的俄罗斯诗人曼德尔斯塔姆的一句话解释:“不,我和谁都不是同代人!”我觉得一个诗人美学上的独立是非常重要的。

7.你89年开始写作,97年从中国广东移居香港,你感觉在香港写作有什么有利或者不利因素?到香港之后你的写作有无变化?

来香港使我的诗歌发生巨变,原来我的考试结果‘高利害应用’的统考统测”诗歌追求纯诗、耽于想象和哲学思辨,深受里尔克、特拉克尔和海德格尔的诗学理论影响。来到香港后,一是强大的世俗社会压力,二是黄灿然引导我阅读美国当代诗歌,让我的诗里的现实因素骤然增加,后来在北京的工作生活使我接触中国底层社会问题,加上对杜甫的深入阅读,令我的诗的现实因素更多了。这两年对现实介入诗歌有所反思,在寻找一条更个人的道路。

8.香港的诗歌环境生态与大陆有什么不同?<喜欢挑战的德罗巴非常期待在并不熟悉的中超联赛作战/p>

最大的不同是,你在香港写作可以非常寂寞和独立,不用参加什么协会也不用去一些很土的诗歌活动,没有干涉没有诱惑,这样的生态是很健康的,所以我期待未来的香港诗歌会产生更好的作品。

9.你从2009年开始担任北岛主编的《今天》杂志的诗歌,你认为在21世纪的中国语境下,“独立”“民刊”意味着什么?

作为《今天》的诗歌,我继承张枣和宋琳的传统,独立选稿、推举新人和被主流忽视的诗人。我觉得《今天》依然是一本民刊,在当今一片招安声中,真正的民间弥足珍贵,一本好的民刊不但提供自己的文学标准、优秀作品,还应呈现民间的野生状态、民间的不合作甚至美学挑衅。

10.北岛作为主编是否参与他凭借6粒进球荣获世界杯金靴奖。2013年5月哈梅斯罗德里格斯以4500万欧元身价从葡超豪门波尔图队转会加盟法甲豪门摩纳哥。选稿和,是否民主,你作为诗歌有没有什么比较个人的办刊理想?

北岛从来不介入我的选稿和,我有百分之百的自由度,而且他很高兴我每期都能介绍一些他以前陌生的新诗人。我个人的办刊理想,是做一本完全无视文学潮流的、刊载所谓文学史的局外人的作品的杂志。

11.你关注大陆诗歌吗?你对大陆当下的诗歌有什么评价?

对大陆诗歌的整体面貌和个别我欣赏的诗人很关注。评价说不上,我厌恶一个诗歌圈、诗坛,真正的诗歌生态永远由独立的个体诗人组成,我怀疑一切以流派为名义的哗众取宠,瞧不起大陆很多诗人的急功近利,尤其是那些轻易把诗歌出卖给商业或参与盛世神话的共谋的诗人,他们的诗因此而经不起推敲。当下大陆,能洁身自好的诗人越来越少了,具有批判精神的更少,有时候他们还不如一个普通的诗歌读者那么忠诚于诗、忠诚于公民良心。严肃写作的人被迫很分裂,而不严肃写作的人大多在寻找终南捷径。诗歌的实验在某些中青年诗人那里得到深化,我期待他们更加大胆,无论是技巧还是主题上。

12.你在香港和台湾都获得一些文学奖,与台湾诗歌接触多吗?对台湾诗歌有什么看法?

事实上,当我在台湾获得两大文学奖的首奖之后,我的诗集多数都在台出版,台湾的文学气氛比大陆香港都好,读者素质也高。我很早在大陆时已经阅读台湾诗歌,对商禽印象最深刻,后来来港后一度迷恋痖弦的诗,受其影响。在诗歌介入现实、关心政治这方面,我和台湾诗人鸿鸿也很有共鸣。

1 .港台诗歌与大陆诗歌之间的差别你觉得主要是由什么因素造成的?

我觉得首先是政治环境对思维定势、语言习惯的侵蚀。

14.你妻子也是位优秀诗人,她为什么没有来鹿特丹呢?你如何看待“女性诗歌”?作为优秀女诗人的丈夫,你是否感到压力?你们是否在诗歌上交换意见?

曹疏影是非常优秀的诗人,不少同行认为她的诗比我还好,我也觉得在思维的精细敏感、语言的新奇发现与想象的奇特上她有很多超人之处。她之所以没有同来鹿特丹,是因为我们之间彼此非常独立,她不喜欢作为一个诗人的妻子出现,我们即使同游也会写完全不同的诗、见各自想见的人。我非常羡慕女性诗人独有的与世界彼此伤害又彼此修复然后再从前人的成功与失败的经验河北癫痫病医院中学习的话的能力。曹疏影的写作没有给我带来压力,倒是带来很多启迪,我们是彼此间的第一个读者,也是最真诚的批评者,我们的很多诗观不一样,甚至会争吵。

15.如果没有互联,身居香港是否会有地理上的边缘感?互联给你的写作带来什么影响?

没有很强烈的感觉,互联令我和大陆的社会事件更接近了,让我的诗保持了对大陆现实矛盾的关注。

(本文章标题为所拟,原文标题为“真正的诗歌生态永远由独立的个体诗人组成”。)

(:苏琦)

武汉早泄治疗哪家好
太原妇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医院男科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